谁来给你的孩子看病?

2018年11月20日11时52分内容来源:丁香园

谁来给你的孩子看病?




一组让人担忧的数字:在丁香园收到的 731 份有效问卷中,96.8% 的儿科医生表示产生过离职想法,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儿科医生表示「常常这么想」。




2018 年 1 月 7 日,正值流感流行期间,天津海河医院贴出儿科停诊通知,并表示「恢复开诊时间不能确定」。这应该是今年年初,最让家长们担心的消息。


因我院儿科医生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自今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何日开诊尚不能确定,特此通知,请理解见谅!请就近就诊其他医院儿科门诊,谢谢您的配合!


与这一消息同时出现的,还有许多无比熟悉的画面:抱着孩子焦急等待的家长,人头攒动的儿科诊室,一路小跑被团团围住的忙碌的门诊儿科医生。


人们都在问:儿科医生怎么荒了?!




2018 年初不是开始


儿科停诊并不是新鲜事,今年年初的这则消息也并不是这一切的开始。


让我们先把时间往回拉一些。


2015 年 12 月 14 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岭南医院对外声明,由于急诊儿科医生人手不足,医院暂停急诊儿科服务,仅收治危重症患儿;


随后,南京一家医院曝出,因唯一的儿科医生生病,停诊数月;


2016 年 2 月 1 日,由于儿科医生紧缺,广医二院暂时取消儿科急诊下夜开诊;


2 月 2 日起,广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停止晚间儿科急诊;2 月 7 日起,广东省水电医院停止儿科夜诊;4 月 25 日起,北京市海淀医院儿科因故停止后夜急诊……


据《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 2017》数据显示,截至 2016 年底,中国儿科医生数约为 12.8 万,而全国共有 2.3 亿名 0~14 岁儿童。


换句话说,每 1000 名儿童,需要共享 0.55 位儿科医生。


与此同时,彼时还叫「卫计委」的国家卫健委在 2016 年 5 月提出:要在 2020年实现「每千名儿童拥有 0.69 名儿科医生」的目标。


根据当时的估算,由于全面放开「二孩」政策,预计 2020 年中国儿童将增加到 2.9 亿。要想实现 0.69 的目标,中国至少还要增加 7 万多名儿科医生。




一个新的数据:儿科医生变多了


时间拉回 2018 年——也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人们又一次意识到「儿科医生荒」的今年。


10 月 17 日上午,国家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更新了相关数据:2017 年全国新建儿童医院 19 家,儿科床位增加 2 万张,儿科执业(助理)医师数达到 15.4 万名。


也就是说,从 2016 年到 2017 年间,在多地出现儿科停诊的同时,儿科医生从 12.8 万名增加到 15.4 万名,增幅达到 20.3%。


而 2017 年我国 0~14 岁儿童人数为 2.47 亿人,相当于每千名儿童拥有的儿科医生数从 0.55 位增加到了 0.62 位,离 2020 年实现 0.69 的目标近了许多。


也恰好是在 2017 年,全国各地的医院开始全面取消药品加成。


一方面是多家儿科门诊停诊、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另一方面,更新的数据显示儿科医生的数量却增加了五分之一。


这是怎么做到的?


据澎湃新闻报道:


四川省卫计委:对转到儿科的医务人员给予万元补助,儿科医务人员薪酬不低于本单位同级医务人员平均薪酬的 1.2~1.5 倍;


南京市卫计委:儿科门急诊必须 24 小时开诊,不得以医生紧缺或其他理由停诊;


2015 年起,国家卫计委在医师资格考试中,对儿科岗位从业人员开展加分考试,变相「降分录取」。


2016 年起,全国 28 所高等院校增设或者恢复本科儿科学专业,扩大招生规模,加强儿科住院医师规培力度。


根据各地出台的政策,基本思路大致可以概括为三点:加钱、加班、加人而且至少从今年更新的数据看来,这样做的效果相当不错。


于是,丁香园也按照这三点思路,做了一项「儿科医生执业情况」调查。




加钱?


首先,我们来看看第一点「加钱」这方面的情况。


在这次调查中,我们一共收到 731 份有效问卷,绝大部分(95.7%)的儿科医生来自二、三级医院。


儿科医生执业情况调查

(数据来源 & 制图:丁香园调查派


先来看绝对收入水平约三分之一的儿科医生(32.9%)表示,每月收入在 5000 元以下。一般来说,医生的收入会受到执业时间长度的影响。


然而,在参与本次调查的儿科医生中,只有十分之一(10.9%)的医生执业时间在 1 年以内,54.2% 的儿科医生执业时间在 5 年以上。


与此同时,根据澎湃新闻发布的数据,2018 年本科生就业的平均起薪为 5044 元,超过了约三分之一的儿科医生。


儿科医生执业情况调查

(数据来源 & 制图:丁香园调查派


接着是相对收入水平:大多数儿科医生(87.5%)表示,每月收入依然低于其他科室平均水平。




加班?


接着是加班。


儿科门急诊必须 24 小时开诊,不得以医生紧缺或其他理由停诊。


加班或许是这三点里面执行起来最容易的一点。除了要求不得停诊外,此前,甚至还有地区不惜采用「内科兼看儿科」的「应急措施」。


儿科医生执业情况调查

(数据来源 & 制图:丁香园调查派)


但加班带来的效果更像是杯水车薪。多项研究表明,我国医生的职业耗竭水平与每周工作时间呈正相关,每周工作 40 小时以上的医生的职业耗竭率明显升高。


调查结果显示,仅有 2.4% 的儿科医生每周工作时长不到 40 小时,91.0% 的儿科医生表示,目前的工作强度已经对个人健康和生活产生了影响。而过大的工作强度,是儿科医生产生离职倾向的重要原因之一(86.0%)




加人?


最后,我们来看看「加人」。


按照前文提到的部分措施,加人主要包括:执业医师资格考试降分录取,和恢复本科儿科专业两个方面,意在增加「儿科新鲜血液」。


儿科医生执业情况调查

(数据来源 & 制图:丁香人才)


根据丁香人才后台统计的 2016~2017 年间「各科室职位简历投递」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儿科(图中蓝色折线)始终处于最低水平,约为投递数量最高的外科科室的四分之一。


与近年来 0~14 岁我国的儿童人数增长情况相比,结合现正火热的「二孩」政策,至少从预测看来,在 2020 年以前,我国的新生儿增长趋势只增不减。


图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当然,考虑到降分和恢复儿科专业,这两项措施都是从 2016 年前后开始实施的,且医生的培养周期较长,或许我们目前暂时还无法评估「儿科新鲜血液」的增加,能否追得上新生儿增长趋势这一问题。


但另一个令人担心的问题是,就算我们的新鲜血液能追得上对儿科医生的需求,他们中又有多少会产生离职的想法呢?


按照丁香园的调查结果,各医院儿科医生的流失,67.2% 都是中级职称医生。


儿科医生执业情况调查

(数据来源 & 制图:丁香园调查派)


一组令人担忧的数据是:在丁香园收到的 731 份有效问卷中,96.8% 的在职儿科医生表示:产生过离职想法,其中,有一半以上的儿科医生表示常常这么想


至于产生离职想法的原因,80% 以上的儿科医生表示:薪酬待遇低、执业环境差,且仅有 0.1% 的儿科医生表示对目前的执业环境满意。


然而,尽管在职儿科医生普遍执业满意度低,一半以上(59.8%)的儿科医生表示:自己所在的医院单位,并没有对此采取任何措施。背后的原因也不难理解:一块蛋糕,不可能说变大就变大。




谁来给你的孩子看病?


最后,回到前文的数据:2017 年底,儿科医生人数增加到 15.4 万人,每千名儿童拥有的儿科医生数也增加到 0.62


那么,儿科医生真的变多了吗?我们无从回答。


我们只知道,当丁香园问及儿科医生们如果离职后,将再次选择择业的方向时,53.6% 的儿科医生表示:或将离开医疗行业。


这不能不让人感到一丝心灰意冷的意味。


谁来给你的孩子看病?我们也无从回答。


我们只希望,不要又有一场像今年年初一样的流感高峰,让高负荷运转的儿科医生们再次病倒。


而那抱着孩子焦急等待的家长,人头攒动的儿科诊室,一路小跑被团团围住的忙碌的门诊儿科医生——再次站在儿科门诊的门口,你依然能看到这幅画面。



责任编辑:gyouza

题图来源:unsplash.com

    最值得关注的武松娱乐武松娱乐注册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