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一下|美团打车停补贴,王兴的钱可能不够花了

2018年4月16日07时02分内容来源:WiFi已连接

“如果美团和滴滴打起来,这不是一场战役,这是战争”。这是王兴带着美团进入出行行业伊始的豪言壮语。如果从321日美团打车在上海登录算起,这场战争似乎不到1个月就鸣金收兵了。

4月13日,美团打突然宣布,在“包邮区”的南京、上海两市停止发放补贴。乘客在把现有优惠券存量用完以后,就不会从客户端获得新的乘车补贴了。

美团终于意识到大规模“恶性补贴”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当然,王兴口袋里的银子可能也不多了。翘首以盼多时的杭州小伙伴们也要失望了,美团打车看来是不会去杭州“撒币”了。


战火烧向外卖,美团大本营起火了

让我们把故事从头说起。

当美团打车在南京小打小闹试水的时候,美团王兴似乎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危机。当4月1日,滴滴外卖在无锡开始试运营,对于打车、单车、外卖三线作战的美团来说,危机已经悄然而至。


4月9日,经过八天的试运营之后,滴滴外卖正式在无锡上线。据滴滴官方公布的数字显示,当日订单达33.4万单,跃居当地市场份额第一名。

美团在野蛮进击出行行业时,突然发现自己的大本营着火了,必将分心回救,很可能造成首尾两端皆不顾的尴尬局面。

而滴滴在外卖领域的“闪电战”胜果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出行行业进入外卖行业并不是没有先例,Uber早在2016年就推出了独立送餐应用UberEats。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UberEats已经覆盖全球200座城市,在去年第四季度,UberEats业务为Uber公司贡献了11亿美元的收入,占整个公司总收入的10%。

作为Uber曾经的对手,在国内,滴滴也早就通过其强大的平台体系对外卖行业进行了布局,这显然是顺理成章的。

而在外卖行业,美团本来就面临着一个劲敌。拥有阿里背景的饿了么长期是其竞争对手。现在滴滴也进入了外卖行业,“外卖大战”悄然升级。

在滴滴还未进入前,在美团的主力业务上一个月就要烧掉3亿多人民币,一年就差不多要6到8亿美元。而滴滴加入后,这个数字肯定要往上加。

对于滴滴而言,进入无锡的外卖市场,还可视为一种“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策略。A点到B点的事儿,既然迟早要做,那现在提前上线也未为不可。

其目的还是要让美团知道,要打就光明正大开展,如果非要砸场子搞破坏,那最终损失的是双方。美团主营业务外卖的形态,比打车更脆弱,更禁不起破坏。

而美团则置若罔闻,最终造成了现在三面受敌的局面。

疯狂的红包,看恶性补贴背后的黑镜头


美团准备了10亿美元的资金储备冲击打车市场。3月21日美团打车在南京小打小闹后,正式登录上海,在上海地区注册的司机,可享受开站三个月内“零抽成”。对于用户广告的诸如“明日打车0元起”“赠送周末大额立减券”等等也在互联网上刷屏。

然而按照上海目前平均每单亏损30元和美团公布的30万日订单来计算,美团打车一天在上海就要烧掉900万,一年相当于5.4亿美金——也就是说美团打车的十亿美金也就够美团在两个一线城市烧一年。

即便如此也只能在当地拿下滴滴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根据滴滴方面的数据,美团目前在上海的市场份额不到15%)


按照美团的说法,除了南京和上海,美团还将在北京、成都等六个城市上线,而北京、成都的网约车订单量在正常情况下都是上海的两倍以上,综合分析下来,平均一个城市按5亿美金计算,一年上八个城市就是40亿美金。

稍加分析,就可以清晰得看出,美团进入出行行业的方法,便是利用资本转化为“恶性补贴”野蛮进入行业。

商业法则中,利用资本进入行业本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可一般,资本的用途的是立体的。总的来说,资本除了能让企业在行业内站住脚外,更多得是让整个行业更为完善并朝着良性发展。

而为什么说美团的进入是野蛮的呢,因为他只学会了利用资本烧钱,而不顾这个行业本身发展到今天的市场体系。从中我们能看到的是一条很野蛮的路线图:美团用钱把出行行业砸回到五年前的开荒阶段,然后站住脚。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管,行业发展?根本不是美团现在想得事情。

恶性补贴背后的“黑镜头”是这样的,乘客觉得“1元打车”天经地义;司机觉得自己就该挣三四万,服务水平见鬼去吧;平台花钱买订单,抢份额,因为任何产品体验都比不过补贴,自然也就没有动力和资源投入到创新和改善优化上。

三大战场开战,帮美团财务算笔账

美团用“恶性补贴”,希望撬动网约车业务为自己IPO增加点儿好故事。但问题是,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更重要的是,与美团竞争的却不是滴滴,而是时间。


4月4日上午,与滴滴大战正酣的美团突然对外宣布:美团和摩拜签署全资收购协议,摩拜将正式加入美团。根据协议,摩拜将以37亿美元的总价出售给美团,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和10亿美元的债务。(挪用的用户押金和供应商欠款),同时每个月至少还要亏3亿人民币才能维持运营成本,一年运营成本保守估计6到8亿美元。

打车、单车、外卖三线作战的美团能撑多久呢?我们可以算一笔账。

根据之前美团官方公布的和权威媒体报道,美团的资金储备为70亿美元。这个数字,恰好是去年5月公布的资金储备30亿美元和10月宣布融资40亿美元的总和。

在美团的主力外卖业务上,一年就差不多要亏6到8亿美元。收购摩拜37亿美元。打车市场上一年八个城市最低需要40亿美元。


这还是在假设美团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外卖和打车没亏钱的前提下。

如果按照逻辑推算,从去年5月开始的这11个月以来美团在外卖上至少已经烧掉了5亿美元,而假设美团在南京烧钱的规模是上海的一半,11个月也至少烧掉2-3亿美元。

过去11个月在打车和外卖上的亏损:8亿美元。未来一年内外卖、单车战场已经烧掉和即将烧掉的总和是52亿美元。未来一年将在打车市场上烧掉的总和是40亿美金,总计100亿美元。

也就是说美团起码还需要30亿美才能把账面打平。

一个很残酷的现实问题,那就是今天美团要同时在外卖、打车、单车三个中国互联网最烧钱的战场同时挑战两大几乎无限血槽的对手——阿里市值超过4000亿美元,滴滴估值580亿美元,现金储备超过120亿美元。

好吧,美团可能终于发现自己在网约车行业已然陷入了泥淖,在上海刚开打了一个月就主动喊停,或许美团内部意识到,他们对补贴的判断存在严重失误了。


而没了补贴,美团打车想在出行行业与滴滴扳手腕的力道就不够了。

这些年,虽然吐槽滴滴的人还是不少,但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滴滴在网约车领域的专业性,服务化,舒适度与安全性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这些都是一家企业或者一个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


互联网改变的是消费习惯而非本身。假使美团扔旧破坏市场规律,为自己也为消费者布下这互联网“奢侈”生活的资本陷阱,那么美团丢掉的或许就不只是出行行业那么简单了,对于它的主营外卖行业也是打击。

而如果美团的资金链一旦断开,不用多说,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明白美团的下场是什么。


最值得关注的武松娱乐武松娱乐注册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