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个上海F1,它变了

2018年4月16日07时28分来源:名车志Daily

在过去几年,有很多唱衰F1的论调,尤其是上海站,原因多半是观看人数偶尔减少,比赛也没那么热闹,赔钱。

不过,他还是磕磕绊绊的走过了15年。在这个比赛周末过去之后,我们感慨,这是过去15年中,第一次看到F1在上海摆出了如此大的阵势,从嘉里中心到瑞华酒店,从M1NT到北外滩,每一个地方都布满了F1的气息,就像是一场嘉年华,在延安高架上、在地铁广告里、在机场的廊桥,喜欢F1的人都会对着那个换了字体的Logo,傻笑一下。

那种傻笑的意思多半是,很庆幸,这么小众的运动,还有这么多的人参与呢。在比赛后的第一个早上的朋友圈里,我看到一句话和一张图,他配了一张空空荡荡的赛车场,和一句:赛后空虚症又来了。

相比昨天下午四点半光景那个围满了人的上赛场,今天一切都显得平静甚至是冷清,再没有人追着车手要签名而后兴奋的大喊大叫,再看不到赛场名流们举着香槟杯穿梭在Paddock中,也再听不到让人熟悉的轰隆声。

价值数百元的停车券失去了用途,人们不再为能够早点进入地铁站争破头脑,就连紧俏的麦当劳套餐也失去了幸福的味道。

像是一场梦一样,在这样一个F1的周末里,匆匆过去。发车仪式前,我在维修区通道转悠,遇到了两个穿着白色帽衫的汉密尔顿粉丝,背后印着44,和他们相对的,是一整块扯着英国国旗的坐在看台上的汉密尔顿车迷。他们互相拍照,隔着一条发车直道。



“我从成都来,

就是为了见他。”


发车仪式前,我在维修区通道转悠,遇到了两个穿着白色帽衫的汉密尔顿粉丝,背后印着44,和他们相对的,是一整块扯着英国国旗的坐在看台上的汉密尔顿车迷。他们互相拍照,隔着一条发车直道。

在汉密尔顿准备登上车手巡游车的时候,他兀自的跑到了粉丝的看台下,那一刻他们疯了一样的喊着Lewis。在随后的闲聊中,我才知道,这两个穿着帽衫的人从成都特地过来,只是为了看汉密尔顿的比赛,看台上那100件白色的帽衫,也是他们订好发给粉丝的。

不只是汉密尔顿,隔壁的莱科宁粉丝显得更加有规划一些。他们举着啦啦队一般的牌子,拼成I Love KR的字样,然后偶尔来上几句口号,可是冰人却一直是不温不火的样子,带着墨镜琢磨些什么。对了,藏在那片蓝色海洋中,有块板子特别醒目:老当益壮。

此外,阿隆索维特尔也不少,最欢乐的里卡多粉丝也都能组成队伍。

偶尔过去两个观众,穿着印着舒马赫的衣服。鼻子有点酸,很庆幸,那个在赢下第一站上海站F1的车手,如今依然被人们记得。



比赛很好看

因为没人能猜到结果


相比F1的官方集锦,带着花火闪电撞车的精彩画面,大部分观众能看到的比赛就显得太平淡了。

不过今年的上海站真的算是非常精彩,原因是因为:不到最后一刻,谁都猜不到结果。

这是我第一次在上赛场看到如此没有战斗力的汉密尔顿,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轻松超越的里卡多,也是好久不见的还能够超车的阿隆索。最终的结果,是澳洲人把赛车鞋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大家笑嘻嘻的结束了这个比赛周末。

我在雷诺车队的Pit里看了最后十圈的比赛,鼻锥上印着天猫的黄色F1赛车最终收获了第六和第九名。最后一圈格子旗挥动的时候,第一次在P房里和工程师们一起感受到了胜利的快乐。

由雷诺提供引擎的红牛车队获得冠军,而他们供应引擎的迈凯伦也收获了相当不错的结果。阿隆索在比赛结束前的超车让人找到了那个熟悉的阿隆索。

当然无论是谁拿了冠军,胜利都属于倍耐力。



不懂赛车的人

或许才是中国F1的未来


周末在围场里听到最多的话就是,F1变得不一样了。

每个人都感觉到在换了新东家之后,围场变得更自由。新增加的Hot Laps环节是一个好玩的东西。在迈凯伦570GT和570S上,我坐着迈凯伦第三车手的车跑完了上赛场,虽然他在一号弯冲了出去,我甚至能看到他在头盔里对着我的尴尬一笑,随后告诉我他是第一次跑上赛道,丝毫不影响这个环节的精彩程度。

相比除了涂装难以分辨的F1赛车,观众们对这些日常能见到的车抱有更大的兴趣。顺便说一句,能够坐着车手开的迈凯伦的570GT在赛道上跑一圈,是我这个半年里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乘坐。

Hot Laps是一笔精明的生意,一方面厂家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车真的不是用来逛夜店的,另一方面,那些不太懂车的人也能够对这些跑车的声浪和速度有一个真正的认识。这群人平时做着和车不相关的事情,也不见得多么喜欢车,可能对于他们来说,坐一小时地铁去赛车场看一场F1,和去看一场话剧、音乐会甚至是去逛动物园毫无区别,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轻松愉快有意思的周末。

F1恰好可以给他们这样一个周末,看着呼啸而过的跑车,等待一场激动人心的比赛。

这才是赛车的最好发展,从热爱变成好奇,从好奇变成习惯。那些发着朋友圈喊着速度与激情,还以为汉密尔顿在迈凯伦车队的观众,其实,他们才是接下来的很多年里,F1在中国能否走下去的决定因素。

或许这么说有些残酷,但是相比小众圈层、狂热追星、把赛车延伸到个人的粉丝来说,这群只是单纯的来看场不在乎谁输谁赢的比赛的观众,或许才是最享受比赛的人。

写稿的时候,我翻出了昨天F1的胸卡,耳边好似还能听到发动机声音似的,那个胸卡上印着舒马赫在2004年创造的最快圈速。

那个曾经穿着红色赛车服在领奖台上跳起来的人,不知道此刻的你还好么,如果今年你来到这里,那一定会是另一种场面吧。

2004年,舒马赫没有拿到冠军,离那一天,却正好过了15个轮回。


修改于

武松娱乐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武松娱乐武松娱乐注册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