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狱警讲述:一个死刑犯的最后一夜

2018年3月13日10时50分来源:历史教师王汉周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 讲的历史是真的吗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授权自子鱼ziyu ID ziyu19821105


1


那年从部队退役,暂时到看守所上班,所以采访犯人相对来说近水楼台。


004号监舍内,是一个死刑犯,明天他就要上路了,在他临走之前,我受局里委托,要记录下他的心路历程,以警世人。


原来死刑犯并不是一个单独的号子,他也和众多犯人一样,吃大锅饭,睡大通铺。


只是死刑复核下来的时候,他才会被单独隔离开来。


这一夜,为了防止犯人自杀,看守所会派几个表现好的犯人与他一起度过这人生的最后一晚。


当然,现场留下几个干警也是必不可少的。


犯人们把处决犯人叫作走大号。


是的,明天“走大号”的主角就是崔盛阁。


眼前这个坐炕沿上一支接一支抽烟的男人。


崔盛阁,38岁,长得文文静静,白皙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镶边的眼镜,眼镜腿儿坏了一个,用一根细线从镜腿处绕过后脑系住另一根眼镜腿儿。


看似文静的一个人,他犯下的罪行却令人震惊——连环杀人!


他的案子本身没有什么悬念,只是他的案发很有戏剧性。


崔盛阁是大家眼中公认的老实人,所以,就连他的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他也只是当作不知道,他这样的人,没人想到他会杀人,而且还杀了三个。


他杀的三个人,都是妓女。


每次都是谈好价格后,带出来,先奸后杀,尸体扔进县城北面废弃的煤窑里。


崔盛阁说,他杀第一个妓女的时候,有点害怕,用斧头一直砸了几十下才把妓女砸死,最后那个妓女的脑袋都成了肉酱。而杀了第一个妓女之后,竟然有点上瘾,于是又接连杀了两个。


本来,崔盛阁作案滴水不漏,这三个妓女都是外地人,而且自己又没有留下活口。他挑选死者的时候,都是拣那些没有摄像头的店面。可正应了那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2


那天晚上,崔盛阁去澡堂洗澡,洗完发现自己新买的那条名牌裤子被人偷走了,那条裤子是自己用杀死妓女的钱买的,七八百块呢。


这条裤子丢就丢了,可是这条裤子兜里有一个钱包,里面除了几百块钱外,还有几张银行卡和一张身份证。


这些都是最后那个妓女的。


那个小偷把钱拿走之后,把钱包扔了。


也就是他这么一扔,警察间接地找到了这连环杀人案的真凶。


小偷把钱包扔了之后,恰好被两个小学生捡到了,这两个拾金不昧的孩子马上把钱包交给了警察叔叔。警察叔叔一见身份证,大吃一惊,急忙上报局里,顺藤摸瓜循着监控抓到了小偷。拔出萝卜带出泥,最后找到了崔盛阁。


崔盛阁说他的杀人动机很简单,就是觉得老婆背叛了自己,自己也得犯点错误,找找心理平衡。娶个媳妇不容易,所以他怕老婆怕得要命。杀了老婆的那个姘头,他不敢,怕老婆知道了跟他离婚。杀两个妓女,就当是为民除害,也算是意淫生活不检点的人都该死。他甚至在杀那些妓女的时候,把那些妓女都当成了自己的老婆,所以下起手来很是痛快淋漓。


杀人就要偿命,三条人命,自然是死刑。


据说,崔盛阁的老婆在得知他被判处死刑后,当天就带着金银细软住进了情人的家里。


唉,人生不容易,且活且珍惜。


一审死刑之后,崔盛阁自然要上诉。其实他知道上诉也是白上,三条人命啊!可是,只要能苟活一天,就能赚24个小时。就在前天,高院的死刑复核下来了,维持原判。


尽管之前,崔盛阁一个劲儿地装作满不在乎,甚至还经常叫嚣着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当死神真的来敲门的时候,他竟腿软得站立不起来了。


今天吃过晚饭,接到通知,明天行刑。我们看守所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崔盛阁和他的家人。


我们把这事告诉崔盛阁后,他呆了几秒钟,之后整个人便开始焦躁起来,一会哭,一会笑,一会又大吼几声。


按照惯例,我们三个干警和三个拘留犯开始陪着崔盛阁度过这人生最后的一晚。




3


004号监舍,安装有摄像头,属于严密监控室。


因为这个监舍只用于死刑犯的最后一站,所以犯人们又把它叫做断头号。


我们今晚不能睡,就怕这最后一夜崔盛阁有什么不测,他吃罢晚饭的塑料碗筷我们都给他收拾了出去,因为以前真有犯人把塑料碗摔碎,用它割开了手腕。


虽然是死刑,那也要由法律去执行,即便是本人,也没有自行了断的权利。这就是所说的人犯王法身无主。


死者为大,虽然崔盛阁还没有死,但是也算是黄土埋到脖子上的人了,所以今晚只要他不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我们都会满足他。


一开始,我们几个人轮流安慰他,劝他想开点。可是他很狂躁,什么也听不进去,不住地抽烟,一支接一支,往往是这支刚点上抽了两三口,扔掉,再点下一支。不一会儿,地上就是一片烟蒂。


到了十点的时候,一个犯人提议斗地主。崔盛阁以前是斗地主的高手,可是今晚,他几乎没有赢过。即使是另外两个人故意让着他,他也赢不了,甚至在出牌的时候,四张牌就当顺子出下去——他已完全乱了阵脚。


玩了不一会儿,崔盛阁就把扑克扔了,说没意思没意思。


我知道他没心思玩,因为现在的每一秒,对他来说都弥足珍贵。


我说崔盛阁,你的时间不多了,抓紧把你想说的记下来吧,我帮你写。


崔盛阁沉思了一会儿,说行。


接着他就开始把想对母亲姐妹孩子说的一些话断断续续地讲下来,让我记。


“娘,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你们......”


我记得很清楚,仅这一句,崔盛阁说了不下五十遍。最后我问他,不想对媳妇说些什么吗?


崔盛阁摇了摇头,突然恨恨地说:“艹,这个贱人,我死了也不会放过她。”


我知道,他心里的这个结,到死也是解不开了。




4


写完了遗嘱,崔盛阁忽然说困了,也不等我们说话,就径自把被子打开,要睡觉。因为他手上戴着铐子,所以行动不便,马上就有一个犯人替他抻开被褥,帮助他睡下。


虽然崔盛阁闭着眼,但是我们知道他睡不着,因为他不住地翻身。


果然,不到一个小时,他忽然又坐起来说,李管教,我想喝酒。


按理说,酒这东西是严禁犯人喝的,可是面对一个将死之人,我又不想悖了他的意愿。


我对他说,喝酒可以,但是最多一罐啤酒。


他说行。


刚过完春节,我们值班室里还有平时喝剩下的酒,我就给他拿了一罐来。


没想到崔盛阁一仰脖就灌了下去。大概是他在这里三年来第一次喝酒,所以猛一下还接受不了,呛得一个劲儿的咳嗽。喝完后,他有些乞求似地看着我说,再来一罐吧。


我说,崔盛阁,今天让你喝酒已经是破例了,希望你不要再为难我们了。


听我这样说,崔盛阁便不再坚持。


又过了一会儿,崔盛阁忽然说想要洗澡。其实,所有的死刑犯在临死之前都会提这个要求,他们要干干净净地上路,崔盛阁提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可是现在刚过完年,烧澡堂的老师傅还没有来,我们有些为难。崔盛阁似乎很理解,说,你们弄一个大盆,兑上两壶开水就行。


洗澡水端上来后,为了方便脱衣服,崔盛阁的铐子和脚镣被打开了。在打开之前,我们对他说,你千万不要有别的想法,即便走,也要走得安心。


说实话,我们也怕这家伙孤注一掷,临死拉上一个垫背的。


崔盛阁挺配合,自己脱下衣服坐在大盆里,那三个犯人便帮助他一起搓澡。天很冷,可是我发现崔盛阁根本就像没有了知觉一样。


崔盛阁洗着洗着,忽然指着自己的大腿根说,你们看到这块疤了吗,那是xxx(一个刑警队的干警)给我打的。


其实,这件事我也从其他犯人口中听说过,那是崔盛阁刚被抓住后,刑警队照例审问,可是崔盛阁极不配合,拒不交代罪行,结果被xxx揍了一顿。


虽然有文不让刑讯逼供,可是单纯的说教感化,就能让罪犯乖乖地交代自己的罪行?不可能!


崔盛阁对我说,你记得告诉xxx,说我到了阴曹地府也记得他。


崔盛阁洗完澡之后,再戴上铐子脚镣,我的心才放到肚子里。




5


又抽了两支烟,崔盛阁忽然说,刚才我忘了,你再记上一点,就说我死之后,家里的房子留给我大姐,等我儿子长大了,给他做婚房。


如果我老婆要,千万不能给她。


这个骚女人!崔盛阁又狠狠地骂了一句。


这时,同事张管教走过来,手里拿着几包烟,有利群,有黄鹤楼,还有半包中华。


在看守所里,这些都属于高档烟。


张管教把烟放到崔盛阁面前,说,这些烟是012号监舍的犯人们托我给你送来的。


012号监舍,崔盛阁曾在那里呆了两年,所以有很多的熟人,得知他要“走”,大伙把号子里最好的烟都拿了过来。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而不舍才是最真挚的友谊。


崔盛阁走到窗户边,颤巍巍的冲着楼道喊,012的兄弟们,崔盛阁在这里谢谢大家了,下辈子,咱们还是兄弟!


012那边马上传来了回应,好多人吵着说要崔盛阁唱一首歌,有的说唱“兄弟”,有的说唱“铁窗泪”。


崔盛阁沉思了一会,说,我给大家唱首崔京浩的《父亲》吧。


我知道崔盛阁唱这首歌的含义,去年的时候,他父亲因为癌症去世,埋葬父亲的时候,他家人提出让崔盛阁为父亲送坟。


因为以前有过类似的情况,为了发扬人道主义精神,特批犯人回家为家人送终,可那都是一些案情不严重的犯人,崔盛阁可是重刑犯啊!所以看守所拒绝了他们的请求,因此,崔盛阁觉得愧对父亲。


当崔盛阁五音不全但是无比深情地唱完那首《父亲》的时候,他已经泣不成声。监舍里的其他犯人也都沉默不语。


远离犯罪,过好生命中的每一天。


珍爱生命,走好脚下的每一步。


楼上传来武警拉枪栓换岗的声音,凌晨四点了。


崔盛阁忽然问,你们说到底有没有下辈子?


几个犯人说,肯定有,人死了转人,猪死了转猪。


听了这句话之后,崔盛阁就盘腿坐在炕上,微闭着眼,一直到天明,再没有说一句话。




6


早上六点,晨光熹微。


崔盛阁的家人为他早早送来了衣服。


那是一身灰色的保暖衣,和一身黑色的西装,还有崭新的皮鞋,锃亮的皮带。


大家为他换衣服的时候,西装口袋里掉出一张奖状。


是他上初中的儿子的。


崔盛阁轻轻地摩挲着奖状,禁不住双手掩面,抽泣起来。


七点钟,伙房的师傅为崔盛阁做了一顿丰盛的饭,几根油条,一碗豆腐脑,两个卤蛋,一盘我们本地的腌肉,还有一只烧鸡。


当然,这顿饭是昨晚征询崔盛阁意见他自己点的。


临刑前的最后一顿饭,叫做断头饭。


我看到,豆腐脑上面醒目地放着一块鸡蛋大小的生肉,那是断头饭的标志。


迷信的说法,人到了阴间,过奈何桥的时候,会有一只恶狗拦路,只要把这块生肉扔给它,就能趁机跑过去投胎转世。


崔盛阁胡乱地夹了几筷子,便不吃了,那只烧鸡几乎没有动。


这时,所长走过来说:“崔盛阁,你的家人来了,见一面吧。”


此时天色已经亮了,三个犯人任务完成,回了自己的监舍,那两个干警也下班了。我和所长押着崔盛阁来到接见室。


接见室是一间独立的屋子,中间有一道玻璃墙,崔盛阁的母亲和姐妹在玻璃的那一边,通话是用电话完成的。


崔盛阁的家人一个劲儿地哭,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崔盛阁一再嘱咐自己的姐妹,让她们替自己尽孝,说到自己的儿子,崔盛阁只是说了一句,告诉他,千万别犯罪!


唉,船到江心补漏迟,噩梦醒来悔已晚。


接见的时间是半小时,崔盛阁再次回到004监舍。他把自己的被褥、暖瓶等日用品托我送给012监舍的一个犯人。那个犯人没有人探监,只有一床看守所里的薄被子。


上午九点半,几个武警和法警以及检察院的同志走了进来,冲崔盛阁点点头。


崔盛阁颤抖着站了起来。


他知道,他的世界,结束了。


两个武警战士把崔盛阁的手铐脚镣解下来,换成绳索将他五花大绑,最后又用两条绳索将他的裤腿扎了起来。


因为好多犯人在行刑的时候,会大小便失禁,屎尿会顺着裤腿流下来,为了保留他们最后的尊严,所以要用绳索扎起来。


崔盛阁几乎是被两个武警战士拖走的,他已经软得像一根煮熟的面条。


经过其他监舍的时候,一些犯人纷纷从窗户里和崔盛阁打招呼。可惜他整个人已经吓傻了,根本没有反应。


十点半的时候,一个参加行刑的同志回来告诉我,在刑场上,崔盛阁根本跪不住,最后是趴在那里被枪毙的。


我在看守所里工作了几年,见到过好几例死刑犯,到了最后无不都是后悔不已。


冲动是魔鬼,恶念是撒旦,现在是法治社会,我们要做一个知法、守法、懂法、用法的好公民,对父母负责,对妻儿负责,也对自己负责。


最后,还是那句话:千万别犯罪!


子鱼:八种人格写字的北方女子,左手执剑,右手拈花,经营一个有情、有趣、有用的武松娱乐注册地址。个人武松娱乐注册地址:子鱼ziyu(ID:ziyu19821105)。


武松娱乐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武松娱乐武松娱乐注册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