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今天要上班?

2018年2月22日08时59分来源:南风窗

南风窗


每个人都在因工作而受益,并因工作而让他们受益,如此,任何细小琐碎的工作,都可以拥有正向的价值。



春节假期结束了,今天是工作日的第一天。


所有假期都有这么一个特点,假期到来之前,掰着手指头倒计时,盼望着盼望着;等假期一到,好像就那么一转眼,就又结束啦。


春节假期就是如此,什么时候我们还在感叹着回家的票一票难求,吐槽着亲戚们的“中国式盘问”,沉浸在假期里胡吃海喝的放松和放肆中,可现在春节假期就这么结束了。


工作群里开始有新的通知,老板开始派下新的任务,然而多少上班族内心中的的确确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不想上班。为什么每次假期过后,我们总不想上班?究竟是我们懒,还是什么原因?对此又有什么对策?


真有“节后综合征”这种病

看着精神萎靡的员工,不少老板的内心OS是,还不是因为懒。


但这也有可能是因为“病了”。近几年来,有一种新型疾病很流行,叫“节后综合征”(Post Vacation Syndrome,PVS)。


通常的说法是,它指的是人们在大假之后出现的(特别是春节黄金周和国庆黄金周)的各种生理或心理的表现。如在节后的两三天里感觉厌倦,提不起精神,上班的工作效率低,恶心、眩晕、肠道反应、神经性厌食、焦虑、神经衰弱等。


节后综合症也叫富贵症。它的成因主要是长假期间很多人容易忘记平时对自己的约束,熬夜、暴饮暴食等,睡眠规律、饮食规律一旦被打乱,便秘、长痘、油脂分泌过多很正常。而腹泻在过节中更是常见。


有媒体就曾报道过,某一年春节假期后,广州就诊人数同比增逾一成。消化道和呼吸道病人是主力军,占就诊患者的八成。


其中,消化道疾病患者多因过食肥腻和过饱,导致呕吐和拉肚子。加上抽烟喝酒熬夜、活动过多身体疲劳抵抗力下降等因素,感冒咳嗽、咽喉发炎等呼吸道疾病患者也不少。


除此,睡眠也是一个大问题。比如对于追剧狂人来说,一到假期就痴迷于各类剧,点开第一集后根本停不下来,“看剧看到血红眼,欲罢不能好激动”,于是天天熬夜,看困了睡,醒了继续看,几天就这么连轴转。当人体正常的生物钟被打乱,植物神经系统紊乱,失眠、头晕等症状纷纷显现。


等到了工作日,就起不来了。“节后综合症”有时也是种精神上的“疾病”。比如情绪长期低落,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有一种千帆过尽的空虚感。这主要是春节不少人都会与亲友团聚,聚会其乐融融、觥筹交错、不醉不归。


伴随着假期结束,一夜之间从热闹喧哗的聚会现场切换到大城市孤独的蜗居生活;无忧无虑放纵放肆的生活就那么几天,接下来又是日复一日的辛苦工作,这种心理落差也是难免的。


因此,假期一结束,不少上班族就染上了“节后综合症”,不想上班是他们共同的心声。



即便不是节后,很多人也不想上班

但也有人扎心地回应:说得好像不是节后,你就很想上班似的。


这或许更能够道出问题的本质:不想上班的症结或许不在于是否是节后——虽然节后可能情绪重了一些,但主要还是很多人本身就对自己的工作不是太热情。


不想工作,这其实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呼声。


全球知名的民意测验和商业调查/咨询公司盖洛普曾于2013年对全世界员工的敬业指数进行过调查。该调查对象为2011-2012年间142个国家和地区的员工,受访者通过回答盖洛普公司研制出来的12个问题,他们对工作的投入程度被分为敬业、漠不关心和消极怠工。


数据显示,全球员工敬业比例仅为13%。他们充满热情,态度积极,对于公司的产品和服务有着源源不断的想法和创意。


但大多数人没有这样的状态,63%的员工漠不关心,他们对工作并不投入——迟到早退,每天混日子。甚至还有大概有24%的员工,对工作极度厌恶,每天都是消极怠工的“葛优瘫”状态。


而令人诧异的是,中国敬业员工的比例远远低于世界水平,只有6%。常被认为是勤勉的日本人和韩国人,敬业率也分别只有7%和11%。


虽然整个东亚给人的印象是一直在工作,但这与敬业并不是同一个概念,敬业是热爱职业、尊敬职业,但更多人是把工作当做一个糊口的职业。


不想工作,常常是因为工作并非我们所热爱的。在著名的《你为什么而工作》一书中,美国斯沃斯莫尔学院心理学教授巴里·施瓦茨指出,不想工作,是因为无法从工作中找寻到金钱(或者说糊口)以外的意义。


“无论是在工厂、快餐店、订单承接库房,又或者在律师事务所、教室、诊所、公司办公室,人们都是为了钱而工作。或许他们尝试着努力找到了工作的意义、工作带来的挑战性以及工作中提升自我的空间,但最终工作环境击败了他们。流程化的工作方式意味着除了钱之外,他们真的找不到促使其工作的其他理由。”


与高强度工作导致的“身累”相比,无法从工作中找寻到成就感和意义的“心累”,或许才是更多人不想上班、不爱上班的原因。


工作逻辑的转变

一到节后,我们就会看到不少公号推送类似怎么治愈“节后综合症”的tips,什么做好计划,注意饮食,调整作息,调整心态……这些tips就像万能膏药,说得当然都没错,但我们也知道tips只能管那么一时。


如果无法调整好与工作的关系,“节后综合症”虽治愈了,但将工作视为负担和痛苦的那种负累,却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


假期总是短暂的,工作更近乎我们的常态,彻底纾解“不想工作综合症”显得尤为重要。到底该如何改善我们跟工作的关系?


巴里·施瓦茨指出,“我们曾经错失良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意识形态告诉我们,人们都是不愿意工作的。同时也是源于我们信奉狭隘的生产效率观。”


在我们的惯常思维中,工作与生活是相对立的,假期是快乐的,但工作是痛苦的,没有人爱工作;以及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工资的数额是衡量工作的唯一指标。


他接着提出,假如我们不是以金钱而是以幸福感来衡量工作呢?“当涉及到工作的设计时,我们必须问‘为什么’……我们生产的产品真能带来好处吗?我们与客户的交易结果是双赢吗,也就是说双方都能从交易中获得好处吗?如果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即使我们没有拯救生命、没有拯救地球,只要我们的工作能让我们客户的生活变得至少更好那么一点点,那么激励员工努力工作也会变得容易得多。”


而雇主就应该努力让员工找到通向意义(获得幸福感)的方式和途径。“我们是否允许员工能够自由地运用他们的智慧和判断力去独立解决他们日常工作中面临的种种问题?我们是否允许员工在没有监督的环境下工作?既然员工想要好好工作,我们是否信任他们能将工作做得出色呢?”


总而言之,转变工作的逻辑。无论是雇主还是员工,都可以把工作当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思考着我们的工作对于他人的裨益,同时他人的工作也在如何影响着我们。


每个人都在因工作而受益,并因工作而让他们受益,如此,任何细小琐碎的工作,都可以拥有正向的价值。


就如同无论是节日期间还是节后第一天,我们依旧在工作,每日与读者不见不散,正是因为我们坚信,向读者传递有价值的信息,并非一种“负累”,而是一件有益且具幸福感的事。



作者 | 余抗

编辑 | 蒙洁华 mjh@nfcmag.com

排版 | GINNY


南风窗武松娱乐武松娱乐注册地址、官方微博及南风窗网刊登的所有署名为南风窗记者、特约撰稿人的作品为南风窗杂志社享有著作权的作品,未经南风窗杂志社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违者必追究。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欢迎转发本文至朋友圈,与相似的灵魂一同分享。更多精彩报道,请关注新一期《南风窗》。

点击屏幕右下方写评论,可参与讨论哦!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

武松娱乐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武松娱乐武松娱乐注册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