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纪录片:中国居然有这种地方?!

2017年12月12日06时01分来源:电影天堂

(后台回复「日历」获取今天的电影日签)


“逃离北上广”成为流行词已经好几年了,但北上广的人一点都没少,更多人还是选择挤进北上广。


因为人们清楚地知道,“逃离北上广”只是一句口头上的宣泄,说说就完事了。北上广拥有其他城市无可比拟的优势,为什么要逃离?


除非迫不得已。


01

地面之下,是一个让你感到陌生的北京。


这里,阴暗潮湿,空间狭小。



屋子里除了上下床,几乎没有别的家具。



这里,没有厨房,没有卫生间。


洗碗、洗菜、洗衣、刷牙、洗脸,都在公用水池,上厕所有公用卫生间。



做饭只能用电炉在走廊里做——如果在不通风的屋子里,油烟会把人呛得待不下去。



……


这里,是北京。


确切的说,是地面之下的北京。


这些地下出租屋,其实是由防空壕改造的。


40多年前,北京修建了长达30多公里的防空壕。


改革开放后,大批外地人来到北京打拼,住宿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道难题。


于是,这些防空壕就被改造成廉价的地下出租屋,成为低收入北漂的聚居地。


据说,住在这种“地下洞穴”的北漂,约有100万之多,他们被称作“鼠族”。



02


北京是一个国际大都市,这里的机会大于其他的任何地方。

——北京“鼠族”小杨


杨彦飞,24岁,河北人,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专业。



他本可以在当地一家国企上班,但他想碰一碰更大的机遇,于是不顾家人的反对,来到北京打拼。


王维年,45岁,早在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就和妻子从安徽农村来北京务工。



老王还有两个儿子,他的梦想是一家人能在北京扎根落户。


师文,24岁,山西人,动画专业毕业。



她的梦想听起来也并不离谱——做一份动画制作的工作,找一个爱的人,有一处落脚之地。



03


“你住几居室啊?”闲聊时,同事的这句问话,深深地扎进了小杨的心窝。


梦想开一家投资相关公司的小杨,现在是一家证券公司的销售员,而且因为户籍的原因,只能是个非正式员工。



小杨的女朋友,在一个儿童英语培训机构当老师。



两人的工资加起来,只能勉强够支付地面上的房租,于是他们就选择了更为廉价的地下出租屋。


每天早上,小杨穿上西装,打好领带,蹬上皮鞋,从地下来到地上。



“先生你好,请问您对股票有兴趣吗,现在可以免费开户……”这就是小杨的日常工作。



下班回到家,西装革履的他又变回那个“鼠族”小杨。



有一次,小杨和几个同在地下租住的朋友聊天,谈到一件让他刻骨铭心的事:


“和同事聊天,他问我,你住几居室啊?我说,我住地下室……他们根本理解不了,地下室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了。”



小杨女朋友所工作的儿童英语培训机构,卖点是从2岁就开始的“英才教育”,把孩子送到这里的家长,个个都是北京中产。



这种阶层差距,小杨和女友看在眼里,刻在心里,这也成为鞭策他们的一种方式。



两人计划着好好挣钱,尽快搬到地上的公寓去。



04

嘿……这蚊子真多……

——北漂26年的“鼠族”老王


老王夫妇来北京已经26年了,餐馆帮厨、搬砖、拉货、保姆、小区清洁工……什么脏活累活他们都干过。



夫妇俩的重担还不止于此,他们的两个儿子,如今都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这需要一大笔开销。


只好开源节流,从地上搬进地下室能省点,再想办法在工作之余赚点外快——有时妻子季英用空闲时间,包一些粽子去路边卖。



然而缺钱的窟窿还是补不上。


老王曾经借着酒劲撒气说:


“挣那么多钱干嘛,管他妈的,爱成家不成家!”


季英向节目组抱怨,丈夫没本事,跟着他只能过苦日子……



越说越气,越骂越狠,骂到兴头上她说了句:“你哪天死了我才高兴呢,我放炮,我高兴!”


老王听了,小声说了句:“cao”。


季英更生气了,走过去就是一巴掌。


老王苦笑:“嘿……这蚊子真多……”



生活就是这样,它给你一巴掌,你还得笑脸相迎。


要不还能怎样呢?




05


要是混成这样就回去,太丢人了……

——待业“鼠族”师文


目前待业的师文,原本是既有男朋友,也有工作的。



一年前,她在一家动画公司工作,在公司还找了男朋友。


但男朋友无法适应北京如此紧张的生活节奏,半年后就离开了。


不久后也辞职了的师文,相当于把爱情和事业都归零,准备重新开始。


但面试了一家又一家的公司,都没了后文。



时间一天天过去,生活费所剩无几。


暂住在地下室的师文,感到空前的焦虑:


“总不能问家里要钱吧?”

“要是混成这样就回去,太丢人了……”



清理地下室的消息传来,更加动摇了她继续坚持的信念。


一天,师文和前同事一起吃饭,说自己坚持不下去了。


席间,路边的流浪歌手前来搭话,据说他也是住在地下室的北漂,他为师文弹唱了一首歌。



我已经决定就这样一直流浪

在漫长的夜晚 怀抱着梦想

在那些苍白的城市飘荡

是乞讨的生活 是快乐的时光

我已经很久没有家庭的温暖

没有妈妈的祝福 没有爸爸的力量

这痛苦都是上天赐给我的力量

我没有选择 只有选择坚强

有没有希望 燃烧着梦想

给我些力量 燃烧着梦想

有没有方向 燃烧着梦想



一旁的师文,强忍着眼泪。



那天之后,节目组再也没能联系上师文……



06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这是2011年NHK拍摄的一部纪录片,叫做《“鼠族” ~北京地下居民的日子~》。



感谢他们,让我们知道在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的地下,还有这样一群人,在真实的活着。



片中的事已经过去了6年,


不知道师文后来去了哪里;


不知道老王一家现在过得怎样;


不知道小杨和女朋友是不是已经搬到了地上,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


不知道今天,类似的故事是否还在上演?


今年,美国的电影颁奖季,有一部电影频频被提及:《佛罗里达乐园》。



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迪士尼乐园不远处,有一个名为“魔法城堡”的廉价旅馆,不少无家可归的底层民众就住在这里。



导演肖恩·贝克在接受采访时说:


“在拍摄这部影片之前,我从来不知道美国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但我觉得应该把它拍成一部电影,让大家知道这样的情况在美国还存在。”



/END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为电影天堂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图片,阅读往期精彩

▲更多精彩,长按图片识别关注

武松娱乐文章

最值得关注的武松娱乐武松娱乐注册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