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太低了,该打满分让更多人看到

2017年10月19日11时21分来源:Sir电影

前不久给大家安利了一部除了震撼还是震撼的国片。


相信太多的人看过了,《可可西里》。


不过呢,也有毒饭并不买单,还说——


“陆川的《可可西里》真的是个娱乐片。@麦子



何出此言?


因为这句话有个前提,“和相比”——


《平衡》

Balance



纪录片,豆瓣9.4,看过的没人忍心给差评。


《可可西里》中,前往可可西里记录巡山队反偷猎斗争的记者尕玉原型,就是《平衡》的导演,彭辉


陆川的电影主要根据巡山队的创始人杰桑·索南达杰的事迹改编,时间在1993年—1996年。



而纪录片则讲的是索南达杰牺牲后,巡山队的继任者,同时也是他的妹夫,奇卡·扎巴多杰


全片粗糙、直白、原生态。


片子里总是充斥着呼啸的风声。


扎巴多杰的采访就不时穿插在其中。他原是玉树州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主动请缨去西部工委(负责自然区的保护工作),这在官阶上是降的。


降了级还去,因为他气不过。


这个男人,典型的高原肤色,眉毛常年拧成一团,说到激动处会大爆粗口。



他气什么?


刚开始你可能感受不到,但你往下看,也会气到咬牙切齿。


先从可可西里说起。这片高原的处女地上原本生活着许多精灵,鸬鹚、斑头雁、藏野驴……


当然,还有最著名的藏羚羊


在雪山和草甸之间,它们成群地奔跑在地平线上,是不是看得心都要化了?



再看这个场景——



全是被剥了皮子的藏羚羊尸骸。


从1984年开始,许多非法采金者和盗猎者涌入可可西里,打破了这里千万年来的平衡


资料显示,曾经的藏羚羊的数量达到过百万只,但从20世纪80年代起,数量急剧下降,到1995年,全西藏藏羚羊数量只剩5万多只


扎巴多杰回忆,有次他抓获的盗猎分子,射杀了540多只藏羚羊。


遍地都是藏羚羊尸体,母的。还有不少刚出生的小羊羔,伏在光溜溜、血淋淋的母亲身旁找奶吃。


他恨得亲自开了枪,把一个盗猎者的腿打断。



你知道一条生命有多轻吗?


一个活蹦乱跳的精灵,几下功夫就变成一张薄薄的皮子。



然后,数不清的皮子,化作一条条纤薄柔软的方巾。



在国际黑市上的售价,高达5千美元一条。


你看这条产业链——


在中国的可可西里盗猎,通过印度走私,到克什米尔加工,在高档宾馆秘密交易,最后流向世界各地富豪的衣橱。



一头是暴利,一头是赤贫。


平衡吗?


自然不平衡,经济不平衡,道德也不平衡。


还有一些人,一无所有,却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填补这巨大的,失衡的天平。


成立了巡山队(又称“西部野牦牛队)的索南达杰,在1994年和18个盗猎分子发生枪战,不幸牺牲。


被人发现时,索南达杰卧倒在雪地,手把着枪,睁眼死死盯着前方,身上已经冻硬。


到死都在守。



索南达杰牺牲一年后,妹夫扎巴多杰继任,成为西部工委第二任书记。


这下终于接过了枪,他的心里……更不平衡了。


为啥?


好多话,扎巴多杰欲言又止。



首先,敌我力量悬殊


西部工委50多个人,四支枪,三辆小破车。


盗猎者呢,因为暴利,往往装备更精良。



然后,观念差距悬殊


扎巴多杰到北京筹集经费,苦口婆心讲环保的重要性,台下有人,困得睁不开眼。



他曾经提议过,50多个人巡山,费财、费物、费力,还遭罪,买个直升飞机是最划算的。


县里讨论通过了,上报到州里,却有一种声音说——


连我们直升飞机都没得坐

你们还想直升飞机?



最后是,功劳和报酬成反比


因为没钱,扎巴多杰不得不卖掉缴获的藏羚羊皮,“以盗反盗”。


有次盗猎分子还没开张,就被巡山队抓获。立了大功,扎巴多杰他们自己反而揭不开锅了。



越来越不平衡。


那就甩手不干了?


不,“西部野牦牛队”继续苦撑。


可可西里4.5万公里的土地,他们自己巡。


高海拔、降水少、气温低,平均零下10℃到4℃,最低能到零下46℃。


他们却嬉皮笑脸说,呵呵,世界上有两样东西猜不透,姑娘的心和高原的气候



你不知道背后有多危险。


遇到下雪,人被冻不说,积雪可能挡得车子开不过,弄不好被困死在里面。



天气晴了,也不轻松。


可可西里有个叫“烂泥潭”的地方,又称“鬼门关”,车子陷进去,让你生无可恋。



如果幸运躲过鬼天气、烂泥潭,在无人区最容易出现的就是断炊。


扎巴多杰所在的治多县是个贫困县,能提供的物资本来就不多。


深入可可西里无人区,失去供给,你可能得这样喝水。



有次巡山途中,全队断粮了,没有馍,没有肉,好多队员几天几夜都没吃。


扎巴多杰下了一个命令,于是队员们都笑了。


他们心里都在想,但没人敢说,因为是要担法律责任。


扎巴多杰开枪,射杀了一头藏羚羊。


说到这里,他的神情痛苦。


不对我也没办法

没办法的办法,就这样干了



“西部野牦牛队”为藏羚羊献出过生命。


现在,为了保护它们,也不得不“请”它们献出一条生命。


要想找回那点平衡,就得有人去背负那份不平衡的沉重。


有的人也许会问,为什么那个人偏偏是我?


但扎巴多杰不问。


他只说:“假如从法律上,各方面追究责任的话,就追究我个人,追究我扎巴多杰。”


虽然天道失常,现实失衡,“西部野牦牛队”也乐意守护高原的纯美,去充当那个找回平衡的支点


挤在小帐篷里,也豪迈地做着战略部署。



物资极度匮乏,但生日还是要过啊。



好在,悲壮的他们,并不孤独。


通过民间组织的协助,扎巴多杰募来了款,“西部野牦牛队”的状况好转很多。


志愿者杨欣将自己写的书《长江魂》出版后,组织义卖,并到处演讲筹集善款,将得来的善款在可可西里东侧的昆仑山脚下建起了保护站。


曾经的“保护站”,是两个人,加在淤泥里的两斗帐篷。


终于,他们有了能看到更远的瞭望塔,暖和的屋子。



1999年,藏羚羊保护及贸易控制的《西宁宣言》正式发布。


十多年来,可可西里失衡的天平,在往回倾斜。


巡山队员旦增扎西这样描述——


可可西里最大的变化莫过于藏羚羊数量的成倍增长,如今沿着青藏线走上一圈,至少能看见近百只藏羚羊,还有野牦牛、藏野驴、普氏原羚等野生动物,这要是放在以前,恐怕连十几只藏羚羊都看不到。


2016年9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宣布,藏羚羊受危程度由濒危降为易危


这是许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但功劳,首先要献给“西部野牦牛队”,他们名副其实——


野牦牛是温顺的动物,也吃苦耐劳

一旦侵犯了它们的领地

那它就跟你反抗



现在,还有一群人为青海这片土地保驾护航。


鲁旭2011年来到青海。


现在每天和他的大篷车,赶赴需要帮助的人身边。



高原上路况复杂,气候多变,可能十几公里内都荒无人烟,会遇上麻烦,总是超乎你的预料。


好在还有大篷车队和像鲁师傅一样的人,一年大半时间都奔走在高原,出现在你最需要的时候——


| 视频时长:5分28秒 |


发现了吧,大篷车其实就是个流动的4S店


2015年,广汽丰田西宁元通海湖店考虑到青海当地偏远车主维修保养不便的情况,耗时3天,从广州提回能给汽车检查、维修等多功能为一体的大篷车。



大篷车队队长鲁旭带着司机、机修技师、销售顾问等一行5人,下到青海省内的海东市、海北州、海西州、果洛、玉树等较为偏远的地方,提供上门服务。


在路上遇到过各种突发状况。


比如,半夜因为临时救援在危险的山路上跑空油箱,连夜到最近的加油站买柴油灌;主动为超出服务范围的客户上门维护,因为那家人要赶远路,送考上大学的孩子去学校。


不管海拔多高、地形多复杂,他们都记得大篷车队的那句话——


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的地方,就有我们的服务。



不止青海,广汽丰田大篷车队足迹遍布全国,并深入偏远地区,为无法前往经销店进行保养的车主提供最便捷的服务。


自2012年以来,共开展800余场远程服务,已为15685位客户能享受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提供最坚实的保障。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莫妮卡住了

最值得关注的武松娱乐武松娱乐注册地址